<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

一座山,別樣的生活

字體: [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發表時間:2018-02-28 來源:土右旗文明網
  

 

  很久沒有聞到這股柴禾燒火的味道了。這味道將我帶進后山的一處院落,我在薄陰的一個有風的上午,和鄉里的扶貧工作隊員一起走進老漢石頭泥巴砌就的院子,一個只有71歲,但看上去卻有80多歲的老人的院子。而他在風吹的院墻下的灶膛旁邊,添柴加火,似乎是在蒸煮著什么。

  

 

  我喜歡嗅聞柴草燃燒的味道,而記憶中只有天氣暖和的夏秋之際,春灶上灶火燃燒,大鍋里熬制的是解渴耐饑的黑豆糊糊,抑或是剛從地里剝回的新鮮玉茭子,若干枝毛豆豆,足給敞亮的院子里瞭望淡淡夕陽再抹上一輪亮色。

  

 

  童年生活的全部似乎都與這柴禾溫暖的燃燒分不開。

  而在立冬薄陰的山里,春灶里還燃燒著柴火,煙火似乎還有些刺鼻,但是感覺到了溫暖的相擁,一下子讓我更有情致的打量起這處北高南低,寬敞通透的方正院子來。

  

 

  正房三間,近期彩鋼頂棚的架構足以堅實地支撐抵御著風雨侵蝕,房子雖老破舊,即便是三十年的風雨敲擊也看得出當年工匠們的用心,別具一格、造型精致的窗棱、窗框映襯出年輪的光彩。此刻陽光盡情地透放過五眼玻璃溫暖著一盤大炕,簇擁著暖和溫熱,似乎真的有些過分的熱情。

  

 

  目及火炕,此間似乎缺憾的失落。記憶中總是會有一席輾展的毛氈,或平實的展開來讓年長的老娘娘盤腿而坐,灶膛邊上熱情備至的女主人不斷的與之攀談嘮拉著,過火蒸煮后的肉食、面食盛放在碗中會以最快的速度遞搭上來,老娘娘謙遜推讓后又遞進自己的嘴里試嘗著,夸贊的言語頃刻溢滿整屋,歡笑聲與柴火的味道一起透過挑起的一扇窗欞漂灑向院落,傳遞進剛剛步進院子里親戚的耳朵里。

  好人家呀!好媳婦。

  此刻,好人家的好媳婦又在哪里呢?

  

 

  記憶中炕中央總會有一張油了再油的色澤黃燦的炕桌吧,桌上紅漆透亮,四角包銅的調盤總會滿滿沿沿盛放好葷素搭配的下酒菜,定會是腌制好的爛腌菜,拌好的黃豆芽、綠豆芽、蔥拌豆腐還有豬頭肉、燒酥雞。體面的男人們用白瓷酒壺溫好燒酒,謙讓后又施展開豪情,“八匹馬,六六六......酒拳喧鬧”將喜迎相逢的親朋聚會渲染出聲色、酒色,半后晌后炕也一定會靠著一兩個不勝酒力的三老爺或是二舅,地下又會上來兩個喜酒的近親。屋子里就一直這樣喧鬧著,直至電燈換成大泡子燃亮滿墻的腰圍子。

  風吹過散亂的頭際,想想是三十年前的景致吧。沒錯,足夠有十余年了。

  

 

  老漢的屋子里有一只很少存放東西的紅躺柜,里間房里凌亂、陳雜,大肚火爐沒有燃燒,開口的灶門子敞著,沒有一絲一燼的灰火。

  說是老伴胳膊扭傷下了鎮子里,老漢獨居一人有些湊合,冷湯寡水形容老漢此時的生活境況一點都不為過。

  攀談中知道,山上經營著近二十五畝土地支養著這個三口之家,兒子年近二十年早已出山去謀生,若按每畝近400元的收入計算,業已超過萬元,再加上鄰院圈養著的20頭山羊,又添近6000元,山上的日子也算踏實。

  彎腰走出屋門,山間的野風開始在院中打著圈圈轉兒,柴草和雜物隨風抖動和搖擺,院墻似乎也在向里收緊,彩鋼包頂的大門樓子發出一些聲響,似乎這個高出河灘地近十多米的山坳小村不負北風的重堪,正在接受將要來臨的雨雪洗禮,而隨我們出來的幾個老者卻坦然如初,情緒上看不出一絲一毫的變化。

  

 

  面前的河灘地一股腦地東西延伸,這是朱爾圪代小山村八戶人家的所有。

  土地是金貴的,土地是貧瘠的,狹窄的旱地早已變成水地,只是土地早已不堪重負,年復一年的施撒化肥,土地業已掙脫不了依賴,作物減產和蟲害并生,收入早就不盡人意。

  

 

  視線越過平坦的河川,正南又是山團,據管委會的同志講,淺黃的緩坡地帶應該是30年前開墾出來的農田,常年的退耕積蓄了足夠的養分,若試種規模較小的有機雜糧,農戶的收入是會有個可喜的預期,可是否復墾耕作只有“青山綠水”說了算。

  望著初冬陽光下的黝黑植被,一叢叢,一簇簇,盡在光線浸染的地方堆積裹挾著,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夠相依相偎,而在她們的旁邊仍然是裸露的淺黃、深黃的泥地,亂石依然不拘安分。

  再往村東走,一條被農用四輪車輾開得路高低不平,坑坑洼洼,想必是受了常年雨水的侵蝕,像是永遠拽不直的一條麻繩,人走在上面,腳站不穩,勢必有滑倒跌落的危險,想必西院的老漢老伴就是在這種沒有過多留神的情況下摔傷胳膊的。

  

 

  一排順溜沿坡碴砌的院落簇擁著七八間土房,高低寬窄各一,中間幾戶早已是人走房塌,丑陋不堪了,兩扇鐵門開合的院落荒草已長出半人多高,靜默搖擺,生人從門前經過煞是感到毛骨分開的不自在。此刻風緊湊又些許有些狂躁,塵土揚花起來,像冬日里漫天的飛雪。

  早年的村落是有些標致的。想必村前帶給居住者無盡的渴望緣由是山沿流湍的急水,水侵潤著溝坎的北坡,侵潤著滾落下的沙石土,水侵潤綠了草地,綠了莊稼,也侵潤了想吃飽肚子流落人的心田。

  公社時期,這里還有磚砌的兩溜正房和村上最好的院落,學校只有四五名老師輪流教授著語文、算數和歷史,一到五年級的娃娃們也是不齊整的接受著初級教育,靈頓的孩子悟性很高還是能夠上完五年級課程的全部,然后在其中一位關系尚好的恩師指導下,坐上拉石頭的順車顛簸上一個日頭,安頓到山前條件好的學校接著上初中,最好的孩子能夠借用親戚的半導體收音機聽完電大教學英語課程,水平也算是高中之上了。考走了的孩子家境尚好,隨著穩定的職業升遷,父輩們也會隨著兒女們一起搬移遷出土山,只是家境不好,兒女無才的住戶一直守護著這片貧困的土地。日復一日,年輪一年的守著清苦的日子,土地一天天拓展,年歲也一年年天長地老,還好,山里的羊群多起來,羊肉稀罕的好吃。

  再后來,鄉鎮合并,供銷社、郵局、銀行、衛生所該下山的都下山了,一個300人的村落只留下35個村民。最小的也有45歲了。

  

 

  黃花不現,衰草枯萎,走出去大山前山的鎮子里繁華喧鬧,留存下來創鬧生計的后山人終究甘于忍受與負重。隨著山里的礦業的不斷開采,割斷了川前的急水,五六畝半坡地的收入不及黃灌區平川上的三畝,想必留存最好的希望只有搬出這土山和居住了近一輩子的老屋,像老漢這樣人的心中不免感嘆于留和遷出的選擇。無奈中有展望,無奈中有悲愴。

  早些時候扶貧工作隊的車輛已經是進進出出,穿山的公路上常常來往著年輕人的身影,花花綠綠的“沖鋒衣”裝點著這片漸漸退去綠色的大山,黑黝的草顆子似乎綴滿了斑斕的色彩,老屋在冬將至的薄暮中似乎已經和山色冬景融入一體,黝黑與深邃,不斷地試圖洞察居住者的內心深處。

  希望,就這樣蔓延、充溢和升騰著,希冀來年的新綠再添靚影,是綠草藍天,是穿山躍地的白羊不見,有的是草顆子的茂盛,林果的滿山遍野,追風逐日。希望是這樣的,一定會是這樣的。

  大山深處不再有人家,有的是進山的兒孫們上山扯嗓抒懷的縱歌,山下上了歲數的耄耋老者在微風拂煦下佇目,駐足的相思與回望。

  (文 / 北川 圖 /楊森茂)

責任編輯:武建飛
0
上一篇:
下一篇: 家鄉的殺豬菜

相關報道

123456.jpg

“撞鐘祈福迎新年” 美岱召正月十二法會祈福活動歡迎您的參與!

"撞鐘祈福迎新年", 美岱召正月十二法會祈福活動即將開啟。 從年三十兒到正月初七, 春節假期美岱召景區熱鬧非凡, 云煙漂渺、佛...

2016年092期二肖中特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