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

最美是鄉音

字體: [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發表時間:2018-03-28 來源:土右旗文明網

  □周  濤  

  從小求學在外,三十多年的時光轉眼而過,出差、學習、參加會議,走過不少地方,也聽過不少地方的方言,在相互溝通中,也說過太不標準的普通話,但聽來說去,最美的還是家鄉話。 

  我的家鄉在土默川上,三百多年前,無數的晉陜民眾為了生存背井離鄉,打通了黃土高坡與蒙古草原的通道,于是操著各種口音的人們紛至沓來,在此安居樂業,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家鄉方言。家鄉話以山西方言為母體,在各地方言的基礎上吸收了蒙古族語言,所以,家鄉話不僅浸透了晉陜民眾的純樸憨厚,也包含了草原民族的熱情和豪放。 

  小的時候,對語言沒有任何概念,以為所有人說得都是同一種話。直到上小學三年級時,村里來了一批天津知識青年,整天嘰哩哇啦,鄉親們聽不懂,便說人家是“天津侉子”。后來,其中的一位知青被分配到學校做我們的教師,上語文課時我們比照著課文勉強能聽懂,到算術課上孩子們便不知所云。再后來,村里有參軍回來探親的人也講幾句“侉子”話,人們就會不由自主地側過臉去表示不滿和鄙視,甚至編出段子加以諷刺。說誰家孩子探親回來,路過蕎麥地問站在地畔的三大爺:“老頭兒,這紅根兒綠葉兒是什么玩意兒?”被三大爺提著棍子追得滿街亂跑。其實,每個人不管出生在哪兒,從呱呱墜地到咿呀學語都是在濃厚的鄉音里長大的,鄉音就像一粒種子,深深扎根在每個人的心田。

  鄉音之于鄉親是獨一無二的,他們對外來方言從來都是排斥,而且還試圖改變外來者的口音。村里張大爺娶了個河北女人,還帶著一個叫繼光的兒子,每當開飯時,張大娘就滿街喊兒子回家吃飯,張大娘喊得是繼光,村里人聽到的卻是“幾鍋”,于是村里人就把這個孩子叫成幾鍋。到繼光上學時,干脆就把名字寫成幾鍋了。形形色色的方言會生出許多形形色色的故事,有時讓人忍俊不住,有時又讓人啼笑皆非。家鄉就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某村一個財大氣粗的人去城里吃飯,到飯店剛落座,服務員就上前詢問吃什么,這人高聲喊道:“六十一籠包子,七十一壺茶,八十一頭蒜!”剛說完就讓服務員轟了出去,原來這人說得是“溜上一籠包子,沏上一壺茶,剝上一頭蒜”,服務員根本聽不懂。  

 

  在沒有方言的語言環境中,人們把方言藏在心底,方言是每個人離開家鄉必須要帶走的東西,一個人無論走到哪里,只要聽到鄉音就會立刻精神抖擻,興奮異常。一旦說起鄉音,家鄉的一切就會涌入腦海。

  家鄉話抑揚頓挫,很有音律感,“海紅紅,枸杞杞,狼胖胖”,一草一木的名字都含著家鄉的韻味兒。“做甚個來來?”一句溫情的問候會蕩起許多親切。“鵝給你做上一對牛鼻鼻孩(鞋),哥哥兜跟兜跟得得勁勁穿上眊妹妹來。”一段地方小曲兒又容納多少的男歡女愛。魯迅先生說:“方言土語里,很有些意味深長的話……用起來很有意思的。”每一句方言都有豐富而又特殊的含義,如果用普通話表達則很難達到效果。一次同學聚會,酒酣耳熱之際,一位同學突然用方言朗誦了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悄迷圪處的鵝走了,活脫脫鵝悄迷圪處的來,鵝忽抖忽抖管兒袖子,不提溜走一疙瘩瘩云彩。”外地同學聽得一頭霧水,而本地同學已經笑得前仰后合。 

  一次在杭州學習,利用周末去周莊游玩,小橋流水人家,亭臺樓閣黛瓦,景色無愧于“江南第一水鄉”的美譽,可惜那種美好的感覺無法與人分享,到處都是南腔北調、摩肩接踵的人。在周莊的雙橋上,突然聽到一聲喊“媽”的鄉音,那聲音在人聲嘈雜中直穿我的耳膜,一種親切和溫馨瞬間讓我孤獨的感覺消失的無蹤無影。“他鄉遇故知”是人生的四大喜事之一,我急忙向聲音傳出的方向奔過去。說話的那個女孩子聽著我的問詢也激動不已,而她的母親更是快人快語;“盡是侉子,快把鵝憋死呀,南迷人太小氣了!”原來是母親來看望在這里讀書的女兒。在周莊,我們用鄉音交談,母親告訴我,早上吃完早點,她問人家服務員要“抽抽”,服務員說沒有,母親看見吧臺里有,便說人家故意不給,邊告訴邊說南方人小氣。女兒開懷大笑,你就不能說要個塑料袋嗎?我們的笑聲引來周圍人們的側目,那是怎樣的一種愜意和滿足。鄉音連著故鄉,連著故鄉的風土人情。如今,隨著普通話的推廣應用和通訊傳媒的高度發達,使用方言的人越來越少了,孩子們甚至棄說方言,就是留在村莊里的孩子,也用奶奶代替了“娘娘”,用小巷取代了“小黑浪浪”,一些方言詞匯慢慢消失,方言的生存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歲月滄桑,物是人非,鄉音正在離我們悄然而去,如果沒有了鄉音,那還叫故鄉嗎?鄉音是承載鄉愁最好的載體,鄉音是母親給得胎記,鄉音是故鄉給得身份證。“形容不識識鄉音,挑盡寒燈到夜深。故舊憑君休更說,老懷容易便沾襟。”我愛我的家鄉,更愛那些說家鄉話的父老鄉親。

  

  

  

  

  

  從小求學在外,三十多年的時光轉眼而過,出差、學習、參加會議,走過不少地方,也聽過不少地方的方言,在相互溝通中,也說過太不標準的普通話,但聽來說去,最美的還是家鄉話。

  

  我的家鄉在土默川上,三百多年前,無數的晉陜民眾為了生存背井離鄉,打通了黃土高坡與蒙古草原的通道,于是操著各種口音的人們紛至沓來,在此安居樂業,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家鄉方言。家鄉話以山西方言為母體,在各地方言的基礎上吸收了蒙古族語言,所以,家鄉話不僅浸透了晉陜民眾的純樸憨厚,也包含了草原民族的熱情和豪放。

  

  小的時候,對語言沒有任何概念,以為所有人說得都是同一種話。直到上小學三年級時,村里來了一批天津知識青年,整天嘰哩哇啦,鄉親們聽不懂,便說人家是“天津侉子”。后來,其中的一位知青被分配到學校做我們的教師,上語文課時我們比照著課文勉強能聽懂,到算術課上孩子們便不知所云。再后來,村里有參軍回來探親的人也講幾句“侉子”話,人們就會不由自主地側過臉去表示不滿和鄙視,甚至編出段子加以諷刺。說誰家孩子探親回來,路過蕎麥地問站在地畔的三大爺:“老頭兒,這紅根兒綠葉兒是什么玩意兒?”被三大爺提著棍子追得滿街亂跑。其實,每個人不管出生在哪兒,從呱呱墜地到咿呀學語都是在濃厚的鄉音里長大的,鄉音就像一粒種子,深深扎根在每個人的心田。

  

  -

  

  鄉音

  

  -

  

  

  鄉音之于鄉親是獨一無二的,他們對外來方言從來都是排斥,而且還試圖改變外來者的口音。村里張大爺娶了個河北女人,還帶著一個叫繼光的兒子,每當開飯時,張大娘就滿街喊兒子回家吃飯,張大娘喊得是繼光,村里人聽到的卻是“幾鍋”,于是村里人就把這個孩子叫成幾鍋。到繼光上學時,干脆就把名字寫成幾鍋了。形形色色的方言會生出許多形形色色的故事,有時讓人忍俊不住,有時又讓人啼笑皆非。家鄉就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某村一個財大氣粗的人去城里吃飯,到飯店剛落座,服務員就上前詢問吃什么,這人高聲喊道:“六十一籠包子,七十一壺茶,八十一頭蒜!”剛說完就讓服務員轟了出去,原來這人說得是“溜上一籠包子,沏上一壺茶,剝上一頭蒜”,服務員根本聽不懂。

  

  在沒有方言的語言環境中,人們把方言藏在心底,方言是每個人離開家鄉必須要帶走的東西,一個人無論走到哪里,只要聽到鄉音就會立刻精神抖擻,興奮異常。一旦說起鄉音,家鄉的一切就會涌入腦海。

  

     家鄉話抑揚頓挫,很有音律感,“海紅紅,枸杞杞,狼胖胖”,一草一木的名字都含著家鄉的韻味兒。“做甚個來來?”一句溫情的問候會蕩起許多親切。“鵝給你做上一對牛鼻鼻孩(鞋),哥哥兜跟兜跟得得勁勁穿上眊妹妹來。”一段地方小曲兒又容納多少的男歡女愛。魯迅先生說:“方言土語里,很有些意味深長的話……用起來很有意思的。”每一句方言都有豐富而又特殊的含義,如果用普通話表達則很難達到效果。一次同學聚會,酒酣耳熱之際,一位同學突然用方言朗誦了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悄迷圪處的鵝走了,活脫脫鵝悄迷圪處的來,鵝忽抖忽抖管兒袖子,不提溜走一疙瘩瘩云彩。”外地同學聽得一頭霧水,而本地同學已經笑得前仰后合。 

  

  

  

  一次在杭州學習,利用周末去周莊游玩,小橋流水人家,亭臺樓閣黛瓦,景色無愧于“江南第一水鄉”的美譽,可惜那種美好的感覺無法與人分享,到處都是南腔北調、摩肩接踵的人。在周莊的雙橋上,突然聽到一聲喊“媽”的鄉音,那聲音在人聲嘈雜中直穿我的耳膜,一種親切和溫馨瞬間讓我孤獨的感覺消失的無蹤無影。“他鄉遇故知”是人生的四大喜事之一,我急忙向聲音傳出的方向奔過去。說話的那個女孩子聽著我的問詢也激動不已,而她的母親更是快人快語;“盡是侉子,快把鵝憋死呀,南迷人太小氣了!”原來是母親來看望在這里讀書的女兒。在周莊,我們用鄉音交談,母親告訴我,早上吃完早點,她問人家服務員要“抽抽”,服務員說沒有,母親看見吧臺里有,便說人家故意不給,邊告訴邊說南方人小氣。女兒開懷大笑,你就不能說要個塑料袋嗎?我們的笑聲引來周圍人們的側目,那是怎樣的一種愜意和滿足。鄉音連著故鄉,連著故鄉的風土人情。如今,隨著普通話的推廣應用和通訊傳媒的高度發達,使用方言的人越來越少了,孩子們甚至棄說方言,就是留在村莊里的孩子,也用奶奶代替了“娘娘”,用小巷取代了“小黑浪浪”,一些方言詞匯慢慢消失,方言的生存空間變得越來越小。

  

  歲月滄桑,物是人非,鄉音正在離我們悄然而去,如果沒有了鄉音,那還叫故鄉嗎?鄉音是承載鄉愁最好的載體,鄉音是母親給得胎記,鄉音是故鄉給得身份證。“形容不識識鄉音,挑盡寒燈到夜深。故舊憑君休更說,老懷容易便沾襟。”我愛我的家鄉,更愛那些說家鄉話的父老鄉親。

責任編輯:劉磊
0
上一篇:

相關報道

二人臺.jpg

黃河兩岸二人臺

黃河浩蕩,沿著山西河曲和內蒙古準格爾旗呼嘯而過,兩岸雞犬相聞,甚或可以嗅到隔岸飄來的炊米之香。在這晉北蒙南的偏僻一隅,那些飽...

2016年092期二肖中特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