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

土右旗那些即將失傳的老手藝你知道多少?

字體: [大]  [中]  [小]  [打印]  [關閉]
發表時間:2018-03-29 來源:土右旗文明網
◎周濤

  匠,會意字,過去專指木工,后來泛指具有專門技術的人。上世紀七十年代前,人們的生活從衣食住行到日常用品須臾都離不開匠人。于是在鄉村到處散落著從事各種手藝的人,石匠、木匠、鐵匠、畫匠、皮匠、瓦匠、繩匠、毛毛匠、磨刀匠……匠人是村莊里最為風光體面的一類人,他們不僅衣食無憂,見多識廣,而且受人仰慕。

  在我的童年記憶里,匠人都是走村串戶的,每到一個村莊,不是一聲長長的吆喝,就是一陣敲鑼聲,不一會兒,人們便圍攏上來。如果來的是釘鍋匠,大家就把破鍋爛桶拿來,如果是磨刀匠,就把各種刀具拿來。只要經過匠人的巧手擺弄,一切物件馬上舊貌換新顏。一般的匠人沒有多少文化,但他們心靈手巧,獨具匠心。在那個“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年代,匠人們的辛勤勞動對鄉村的貧窮生活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貧窮的生活也為各種匠人提供了施展才能的廣闊舞臺。

  畫

  印象最深的莫過于畫匠了,畫匠是鄉村中唯一被稱為“藝術家”的匠人。他們憑借一支筆和豐富的想象就可以描畫出青翠欲滴的花草和活靈活現的小鳥。記得我們搬進新屋不久,父親做了一對板箱,板箱下面的櫥柜各有四塊玻璃,父親決定請河發叔來畫玻璃。河發叔是方圓十里有名的畫匠,因為他沒有師傅,完全憑借自己上學時臨摹“小人書”而自學成才,所以他的畫也沒有流派,屬于隨心所欲,東家讓畫啥就能畫成啥。河發叔是早上來的,父親把八塊小玻璃交給他,并囑咐要畫四塊兒山水,四塊兒花草。河發叔馬上動手,把滑石粉用水和成膩子在玻璃上均勻地抹了一層,午飯后,他用粗目砂紙把玻璃上的膩子磨了一遍,最后又用細目砂紙反復打磨,直到光滑平整。第二天,河發叔以淺灰色顏料做底,然后把各種顏料倒在碗碟里調和后開始作畫。四塊兒玻璃分別畫上牡丹花、荷花、菊花和梅花。紅色的牡丹花朵碩大,嬌艷飽滿,上面還有幾只蜜蜂飛來飛去;粉色的荷花亭亭玉立于水中,下面有嬉戲的魚蝦;黃色的菊花爭奇斗艷,兩只漂亮的蝴蝶翩翩起舞;白色的梅花傲立枝頭,幾只麻雀聞香鳴叫,河發叔說這四種花代表的是四季。而另外四幅山水畫更是惟妙惟肖,如臨其境,有小橋流水人家,蓑立翁獨釣寒江雪,黃河之水天上來,野渡無人舟自橫。那時雖然不解其意,但還是被畫中的景色感染,竟然生出許多的幻想來。等到畫干透后,在畫上用板刷刷一層清亮油漆,那些畫愈發光彩奪目了。

  在家鄉,每有新屋建成,第一件大事就是畫“腰墻”(炕圍畫),畫匠會根據墻的長度確定畫的內容,大多是“四大名著”和“樣板戲”,花花綠綠,濃墨重彩的涂抹讓新屋錦上添花,我們這些孩子們就會東家進、西家出地去看,那些畫的內容至今都深深印在腦海里。

  木

  在眾多的匠人中,木匠最為普遍,每個村莊都有幾個,但好木匠屈指可數。村里衡量木匠的好壞主要有兩條標準,一個是用釘少,主要靠榫卯結構;另外就是看會不會做棺材,因為師傅帶徒弟一般不會傳授做棺材的手藝。家鄉的木匠側重面各不相同,有的專門從事起房蓋屋,有的專做耬犁鋤耙,有的專門做家具。

  木匠是手藝人里工具最多的,大小鋸、斧子、錘子、刨子、鑿子、錛子、墨斗等,工具都放在自己做的木箱里。最有意思的是鋸圓木,用木棒支個三腳架,把圓木架起來,師傅站到圓木上,徒弟坐在圓木下,一上一下,沿著墨線有節奏地上拉下扯,鋸末在空中飛蕩,圓木變成兩半,再變成四半,最后變成各種精巧的家具。小時候,我們更喜歡看木匠用刨子推木板,刨花隨著木匠師傅的推拉從刨眼兒飛落而下,我們撿起彎曲的刨花當眼鏡戴。木匠雖然是苦力活兒,但技術要領還是很有講究。比如使用刨子,需要兩個食指頂在刨口的兩側,把兩個拇指藏在刨刀的后面,刨刀的深淺要適中等。如今,傳統木匠工具逐漸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電鋸和電刨,工作效率提高不少,但總是感覺那些家具好看不耐用。 

  鐵

  一只木箱,一只風箱,一口鐵鍋,一個爐灶,這是鐵匠的全部家什。他們一年四季游走在村莊之間,每到一個村莊,就會在村中找一塊兒寬敞的地方,徒弟迅速把爐灶放好生起火來,然后“啪嗒啪嗒”拉起風箱。這時候,村里人會把廢鐵拿來讓鐵匠師傅打制各種需要的工具,師傅看看鐵質,如果是好鐵,他就會在爐灶里加幾塊焦炭。當鐵塊兒燒得通紅時,師傅用鉗子夾著鐵塊往砧子上一放,右手迅速握起小錘,喊著拿大錘的徒弟,“大錘跟著小錘打”!話音剛落,“叮叮當當”的打鐵聲就在小村傳開。師傅不斷地翻轉鐵塊,隨著鐵紅的消退,大小錘越打越快,直到反復捶打到所需工具的雛形為止。工具最后成型時,徒弟會知趣兒地躲到一旁,師傅用小錘開始修磨,突然“嗖”的一聲,一股白水汽騰空而起,一個物件早已經落入旁邊的水桶里。其實,鐵匠的技藝就在于能恰如其分地掌握火候和淬火技術,徒弟只有達到爐火純青的境界才可以出徒。

  如今,傳統的手工藝人已經淡出人們的視線,他們打造的器物也只能在博物館里找到,那些老物件所折射出的技藝依然令人嘆服。最后一批匠人正在老去,老成歷史,老成非遺,他們漸行漸遠的背影讓我們生出多少感慨,是對過去生活的留戀還是對美好童年時光的深深懷念? 

  (據《包頭晚報》)

責任編輯:劉磊
0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美是鄉音

相關報道

二人臺.jpg

黃河兩岸二人臺

黃河浩蕩,沿著山西河曲和內蒙古準格爾旗呼嘯而過,兩岸雞犬相聞,甚或可以嗅到隔岸飄來的炊米之香。在這晉北蒙南的偏僻一隅,那些飽...

2016年092期二肖中特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video></span><th id="1nzdb"><noframes id="1nzdb">
<span id="1nzdb"><video id="1nzdb"><strike id="1nzdb"></strike></video></span>
<span id="1nzdb"></span>
<thead id="1nzdb"><cite id="1nzdb"><thead id="1nzdb"></thead></cite></thead>
<strike id="1nzdb"><video id="1nzdb"><ruby id="1nzdb"></ruby></video></strike>
<span id="1nzdb"></span>
<menuitem id="1nzdb"><ins id="1nzdb"></ins></menuitem>